成版人小优视频破解版


李心怡此刻如冰山般凛寒且威严,散发着前所未见的气势。她一步冲到李若白面前,抓住他的领口,猛一使力,居然把他从地面给拎了起来!

在极近的距离上,少女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忽然变得有点恐怖,李若白能够清清楚楚感觉到里面的杀气。

少女一字一句地道:“李,若,白!你死定了!今晚我就开始练习格斗术。”

“格斗术岂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?”李若白嗤之以鼻,“再说,你跟谁学?现在可没人教你,难道要我教你吗?”

少女冷笑,“格斗术无非就是神经学、人体工学、物理、人体结构、心理学……这些东西的综合,只要有时间,我自然能研究出最优的格斗术,还用人教?”

李心怡一口气报了整整三十多门学科,听得李若白目瞪口呆,脊背发凉。这要是让她研究出来,还不一定出现什么怪物。他立刻决定把危险扼杀在萌芽,赶紧说:“完没必要啊,有这时候干点别的不好吗?想练格斗,等回去的时候找你爸教你不就行了?”

少女正觉得有道理,哪知小开天在旁边道:“那太遥远了,陛下哪有那种耐心!人类有句古话,叫做复仇从不过夜。”

李若白一张脸都黑了,盯着开天道:“人类还有一种古老发明,叫做强效杀虫剂!”

小开天夷然不惧,“智力发育缓慢的次质雄性人类,你看到我虚无缥缈的外表就以为杀虫剂对我有效?我可是单细胞聚合态生命,用杀虫剂对付我,就像用大炮轰击分子武装,或是弓箭进攻星舰一样愚蠢!”

鄙视完李若白,小开天又向少女献殷勤,“陛下,您如果想要惩戒这个家伙的话,请允许我尽一点绵薄之力。人类的形态并不擅长战斗,有许多可以补足的地方。比如说如果后脑上再长两只眼睛,就不怕有人从后偷袭了……”

咣的一声,少女随手拿起一个罩子,把小开天扣在底下。罩子是金属的,不透光。

这时通讯频道中忽然响起楚君归的声音,“心怡一直没睡觉吗?好,我马上过来。”

清新美女钟爱棉麻文艺范十足

少女和李若白面面相觑。

李若白露出幸灾乐祸的笑,正想说点什么时,就见少女以闪电般的速度从一堆资料和仪器下边挖出来一个提箱,扔在实验台上。

提箱打开,里面都是瓶瓶罐罐,数量虽然不是特别多,但也不少。这些都是化妆品,看得李若白瞪大了眼睛。

少女坐在桌前,开始化妆。

李若白叹了口气,道:“来得及吗?”

少女不理他,自顾自地化妆。

李若白越看眼睛瞪得越大,说不出话来。

少女先上粉底,再打阴影,最后调色提亮,操作生猛精准兼而有之。少女以画工程电路图的深厚功底,拿起画妆笔时精度都是以0.1毫米计算的。

少女并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加好看,而是单纯要掩饰熬夜的脸色,于是在李若白眼皮底下,仅仅几分钟的功夫,少女就换上了一张水光粉嫰,光彩照人的脸。

“还能这样!”李若白感慨万分。

这时气动阀排气声响起,楚君归推门而入。

少女露出一个恬淡的笑容,说:“别听那家伙瞎说,我不是很好吗?”

李若白又叹了口气,光是看脸,他只会觉得面前是个刚刚睡醒,洗过晨浴的少女,哪里是个熬了两天两夜的夜猫子?

李若白悄悄向少女竖了个大拇指,发过去两句话:“我只听说过整容式化妆,没想到今天见识了易容式化妆!”

这两句话会出现在少女的视野显示器上,外人看不到。

李心怡直接把他扔进黑名单。

然而楚君归根本没仔细看少女的脸,大手一伸,就按住了少女的头。

少女惊得呆住,不明白是什么情况。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楚君归就说:“心脏律动轻微紊乱,神经电流波动加大,内分泌和激素偏离正常水平,肌肉反应不正确,嗯,你熬夜了。”

“我没有……”少女的分辩苍白无力,楚君归的大手松开了她的头,凌空抓下。

少女一声尖叫,“我去睡觉!不要拎我!”

楚君归从善如流,手臂一横,已经揽住了她腰背位置。李心怡瞬间身僵硬,下意识地蜷缩身体,期待着另一只手臂插入腿弯。

就在李若白也以为必然是个公主抱的时候,楚君归一蹲一起,就把少女挟在腋下,带走了。

李若白呆若木鸡,直到楚君归消失,才对开天道:“你刚才都看到了吗?”

“我在罩子里,什么都看不见!”

李若白叹了口气,拎开了罩子。开天用三只眼睛疑惑地看着李若白,问:“次等雄性,你为什么看起来情绪不高?”

李若白道:“我在担心。”

“担心什么?”

“你说,君归这家伙这么木,将来怎么找得到老婆?”

开天同样沉默片刻,打出一番长篇大论:

“只能食用低质回收植物脂肪的次等人类,为何要去操心高等人类的私事?”

这段话看得李若白一怔,认真地想了一想才明白其中是什么意思,顿时大怒,抄起罩子用力扣下,把开天牢牢扣在里面。

回到少女的房间,楚君归就把她放在床上,在她快要落床时用手轻轻一带,消去了部下坠的力量。少女就像躺在云中一样,轻飘飘地落下。

别看挟的时候简单粗暴,放到床上时楚君归倒是贴心。

楚君归看了看时间,说:“你现在至少要睡6小时15分钟,身体才会完恢复。你睡吧,到时候我会叫你的。”

他正起身要走,李心怡叫住了他,说:“能不能等我睡着了你再走?”

她看了看楚君归的脸色,期期艾艾地解释:“我最近……”

楚君归并没有等她的理由,就说了声好,然后坐在床边,静静等她睡着。

少女闭上眼睛,极力平缓呼吸,可是事与愿违,心跳反而越来越快,怎么都控制不住。她越是着急,心跳就越快,也越大声。到得后来,听着那砰砰砰砰的声音,少女恨不得把自己埋到床下去。

事到临头,少女索性把心一横,只想着:“反正都这样了,他……他肯定什么都知道了。管他呢,就这样吧!”

豁出去之后,少女反而平静下来,久违的倦意滚滚涌上,转眼间就坠入梦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