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的网站是多少


十号包厢。

赵凡抬起手捂着脑门,像他这么低调的性子,那番话实属气话,因为按下竞拍器的是十七,她并非看上那画了,而是嫌弃下边竞争太墨迹,二十万一下浪费时间,她有点等不及那玉封鬼种了,仗着赵凡有钱,直接以一千万强势之姿,拿下狐猫图,以至于赵凡有火没地方发,既然钱都花了,不找个发泄点实在堵得慌。

“的对。”十七对赵凡眨了眨眼睛,浑然不觉对方有想掐死她的冲动,虽然有几个亿了,一千万就不是钱?

“一千万,三次!”下边的拍卖师一锤定音,便笑着道:“让我们恭喜十号包厢的赵凡先生,获得张大千的虎猫图,稍后会有专人携带拍品前往您的包厢完成支付流程。”

这时,十号包厢再次传来赵凡的淡淡的声音,“暂时不了,那样麻烦,因为我等会还要争夺几件拍品,一起支付。”

此言一出,场乱了起来。

“这赵凡谁啊?太嚣张了,先是嘲讽我们就算了,在场这么多富豪,拍品总共也没多少件,他还要再争几件?”

“没听过这名字,可能是哪个暴发户家的傻儿子将自己当成大少了吧。”

“完不将我们放在眼中,等会一件也不能让他争到手。”

……

绝大多数的富豪们,炸开锅了。

然而拍卖师却是笑着的,他最喜欢看到这种局面了,拍品溢价越多,便能拿到额外的大比例提成,已能预见今天将会赚个盆满盈钵,他点头道:“好的,那就开始下一件,这是一种稀有的宝石,古称随珠、悬珠、垂棘、明月,好的,不卖关子了,其实正是夜明珠,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,因为一想到它就已经词穷了,请呈上来供大家一窥究竟。”

烂漫小黄花清纯美女在丛中笑

此刻,一号包厢之内,有一位青衣女子,眸光如剑芒,令她可闭月羞花的容颜脱离了花瓶的范畴,浮着淡淡的英气,她的真实身份是华夏四大武道世家之一风家的天才千金,风倾城,今年方满二十三岁,可武道境界却已是半步宗师!

不过,风倾城的存在,甚至许多风家子弟都不知道,仅有风家几个高层知晓,她在年幼之时便拜了一位神秘存在为师,离家苦修十余载,而风家为了保护族中天才,便对外宣称夭折了。

即便现在,风家也恪守这个秘辛,准备在年末的武道大会,让风倾城一展绝世风华,碾压众多武道天才,一鸣惊四方。

风倾城这次单独来港,是师父有一件可让她实力更进一步的物品将被拍卖,因此,她的目的很明确,其它可无动于衷,唯独那件不行!

……

接着,一名东方韵味的美女穿着白裙托着银盘上来了,上边有一只锦盒。

拍卖师神秘兮兮的一笑,道:“灯光,关掉。”

随之拍卖场陷入了黑暗之中,这时,拍卖师将锦盒打开,温润的青白色光华猛地映入众人眼帘,就像一枚缩了无数倍的月亮,让人看着便觉得十分舒服。

灯光再次亮起,富豪们通过大屏幕,这才看清了躺在拍卖师掌心的东西,乳青色的珠子,约么有乒乓球大。

他幽默的道:“这枚夜明珠是委托拍卖的,关于它的来历,乃是委托人祖传的,他爷爷的……爷爷的……爷爷,是满清大臣,所以,大家可放心竞拍,绝不会有相关部门带着五百元加一面锦旗去拜访您哦。起拍价,一千万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。或许大家心存疑惑,市面上的夜明珠,百万就达到峰值了,为何它值一千万?首先,它是纯天然的夜明珠,发现时便是圆的,没有任何雕琢打磨的痕迹,以至于形状并非完美的球形,而最终页的是,它上边有时任皇帝刻的弧印,独一无二,世上只此一枚!”

“一千万!”

“一千一百万!”

“……”

激烈的持续了将近十分钟,夜明珠的价位飙升到了五千万,现在,竞价的间隔越来越久了,争夺它的富豪也变得仅剩三个,一百万一百万的往上填。

拍卖师也知道,这个价钱,已是预估的峰值,他敲了下锤子,:“78号刘光先生,五千三……”

话音还未落下,忽然又是一道平淡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拍卖场之中,“一个亿,宝物也是有尊严的,一次加一百万是对它的一种侮辱。”

“这声音……有点耳熟。”

“快看屏幕,又是那个十号的赵凡!”

“这该死的杂碎,有几个钱不知道怎么得瑟好了?”

……

拍卖师懵了片刻,他立刻拿锤子砸了下,“赵凡先生,一个亿,第一次。”

78号的刘光忍不住站起来指着上边的十号包厢,“不蒸包子争气,今天老子和你耗上了,一个亿一千万!”

他是内地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商,随着带着的卡中有五个亿,并且真的喜欢那夜明珠。

“哦……跟我抢?”赵凡淡淡的回应后,便轻描淡写的吐了三个字,“两个亿。”

“嘶”

拍卖场之中充满了倒吸冷气的声音,人家不加一百万了,而是一千万,算有魄力了,可你更狠,直接加一亿往上干!

刘光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,他气头之下失去了理智,便喊道:“两个亿一千万。”

接着,十号包厢仿佛陷入了死寂。

刘光得意洋洋的望着上边,鄙夷的:“怎么不抢了?年轻人,奉劝你一句,可以烧钱,但没实力还烧钱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却还是没有动静。

僵持了十余秒后,拍卖师砸动锤子,“78号刘光先生,两亿一千万,第一次。”

“第二次。”

“第三次。”

一锤定音!

就在这时,十号包厢终于有了动静,赵凡语气之中充满戏谑的意味,“好吧好吧,有钱任性,竟然花两亿一千万买个夜明珠,我钱多但是人不傻,就让给你了。”

他起初并没有恶意抬价的念头,也不是狐猫图那样是十七按的竞拍器,确实想花一个亿拿下夜明珠的。这枚夜明珠虽然稀有,但对于赵凡来,他可提取其中蕴含的天地精华来增强龙阳之气,不过效果没多大,一个亿划算,若是两个亿,完可有更好的选择。

刘光回过味来,便恢复了冷静,他神情狰狞的快扭曲了,竟被摆了一道!

上边那赵凡,三言两句就令自己花两亿一千万买了价值仅有五千万的夜明珠!

“你……给我等着!”刘光不甘心的坐下,他快炸了,近年来房地产趋势下滑,他的钱投进去许多,赚的越来越少,还欠了银行很大的数目,钱不是大风刮来的,这气,怎么能咽的下?

之后又有七个拍品被不同的富豪拿下,价格都在数百万之间,没什么意思,所以赵凡无动于衷,但他紧紧的护住了手上的竞拍器,以免十七再添乱。

“诸位,第九件为本次拍卖会的重磅级拍品之一。”

拍卖师环视着场,还特地望了眼给他带来福音的十号包厢,便道:“它正是名噪一时的鸡缸杯!鸡图,早兴于宋朝,然画于瓷上,则从成化开始。由于鸡缸杯色彩缤纷鲜明,绘画率真可人,被业内称为神品。前几年,有一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出现在香港拍卖场,起拍价为16亿港元,成交价是28亿多。而现在即将登场的鸡缸杯,却是一对!”